第三百六十一章 歪脖子树

作者:懒鸟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疯狂建村令最新章节!

    “嘎嘎嘎!”

    一头大肥鹅扑打着翅膀,像是飞翔的天使,满河滩的追杀着一个皮包骨头的少年。

    这少年手里抓着一口菜刀,吱哇大叫着,仿若身在地狱。

    张扬灵魂的封印就是在这一刻解开的。

    王二狗的身体强度和灵魂强度好像又弱了一个层次。

    不过这不是此刻他要吐槽的,因为就在他这一愣神时间里,那头大肥鹅使出了十步赶蟾的功夫,又准又狠又稳的拧了一大口。

    疼得张扬眼泪都控制不住了。

    凑,这是老虎钳吧,比辣椒水还刺激。

    张扬下意识的就想回身一刀斩去,结果那大肥鹅的动作比他更快一层,嘴巴一叼一啄就是一条血口子,张扬惨叫着扔掉菜刀,太特么疼了。

    是鹅太强还是我太弱?

    张扬陷入了沉思,然后他掉头就跑,但这河滩一览无余,连块石头都没有,往哪里逃?

    偏偏这大肥鹅如此凶悍,瞧瞧那两个灰色的小眼珠,竟然有杀气外泄,什么愁什么怨啊,老子又不是吃了你的子孙后代。

    刚想到这里,张扬才猛然察觉自己怀前多了一个被小心翼翼捆绑放置的小布包,里面莫不是鹅蛋?

    我凑,这个王二狗在搞什么?不是应该去悦来客栈做店小二的么!

    依稀间有一些记忆蜂拥而来,但张扬果断隔绝掉,然后一把扯下怀前的小布包,对着身后的大肥鹅就投掷过去。

    这一切都是下意识的行为,因为他觉得这大肥鹅应该会与投鼠忌器这四个字有些关联。

    “嗖!”

    布包飞出的一瞬间,那大肥鹅就一口叼住,那动作叫一个轻柔啊,看得张扬心底发寒,这果然不是普通的大肥鹅。

    不过他的动作也不慢,趁着那大肥鹅叼住布包的一瞬间,回头一个虎扑,抱住那大肥鹅的脖子,借着身体的惯性就把这大肥鹅给掀翻在地,也不管这厮的翅膀如何扑腾,就是死死的往地里按。

    不多时,张扬都虚脱了,那大肥鹅才没了动静。

    他也不管那许多,从大肥鹅口中抢过布包,打开一看,却愣住了,这根本不是什么鹅蛋,而是三枚核桃大小,颜色鲜红的果子。

    凑,拿错剧本了吧?

    但张扬只愣了几秒,立刻就把这三个鲜红的果子给吃下去,王二狗的许多记忆都被他隔离着,但既然这家伙拼死也要抢这果子,说明此物无毒。

    “咕咚!”

    三枚果子极为香甜,果肉细嫩,前所未有的好吃,甚至都让张扬腹中生出一丝丝的热流,让他原本的饥饿疲劳都缓解大半。

    “这是天地灵气?”

    张扬又惊又喜又慌张,他好歹也是一个修仙者,对天地灵气的感应分外灵敏。

    但这不对啊,李渡城的故事就算再投影到什么好地方,也投影不到仙侠世界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疑惑只一闪而过,张扬就不去想了,他此时仍然很饿,看着脖子被拗断的大肥鹅,他抄起豁牙的柴刀就是一阵猛砍,先喝血,再吃肉,最后才生火烤了两根肥鹅腿,真香。

    吃饱喝足之后,张扬收拾好剩下的小半只肥鹅,开始察看王二狗的记忆。

    此时他已经有了足够的时间来缓冲王二狗的记忆,结果就发现这个投影的故事背景果然发生了变化。

    最起码一点,王二狗从小到大就没有听说过李渡城三个字。

    王二狗的家需要穿过一条三十米宽的小河,还要翻过一座长满荆棘,阴森恐怖的山岗,最后越过一片荒野,大约五十几里远。

    记忆里,这小子并不是饿疯了才去挑衅那头大肥鹅,他居然是想要成为修士学徒,这才铤而走险。

    而且那大肥鹅也不是普通的肥鹅,而是一种最容易对付妖兽,名字叫铁背灰嘴鹅。

    “错乱了,完全错乱了!”

    张扬叹了口气,王二狗不想当店小二了,居然想当修士学徒,啧啧,他得小心一些。

    眼瞅着天色还早,大约是下午两点左右,张扬就拿着柴刀砍了几棵质地坚硬,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小树,将其一一切削成木矛。

    从王二狗的记忆里,似乎这野外从来就不太平,这次这小子一口气跑出几十里,居然没遇到危险,真是走了猪屎运气!

    把多余的木矛背上,又砍了些野草把小半只肥鹅包裹起来,张扬就一手柴刀,一手木矛的出发了。

    也不知道是吃了那三枚果子的效果,还是吃了肥鹅肉的效果,总之此刻他一点都感觉不到虚弱,小腹之中更是有一丝丝热气在恋栈不去,好吧,是在渐渐消散。

    张扬现在来不及修行,一来是野外不安全,二来是王二狗这具身体太差了,如同漏斗一样,修行个毛?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快速,大量的进行运动,利用血液流淌的方法把这几丝微弱的天地灵气给消耗掉。

    到最后应该能让整个身体的强度增加那么一丢丢?

    张扬不确定。

    游过小河,登上荆棘山岗,暂时没遇到什么意外,不过站在山岗上,往远处看就能看到一条条巨大的山脉如神龙般四下穿插起伏,白云苍苍,山野茫茫,这世界真实得让人怀疑。

    压下心头的疑惑,张扬迈步飞奔,约一个小时后,前方十几里外出现有些熟悉的村寨,但如此情景并未让他欣喜,反而有一股寒意自脊骨尾端嗖嗖冒起。

    荒草丛中,一个佝偻的背影静静立在那里,不知是活人还是死人。

    张扬立刻后退绕路,几分钟后在另外一个方向,一个同样的身影横在他前方几十米外。

    他有些惊惧,不是因为怕,而是他这一缕灵魂逆向穿越到王二狗身上很难。

    如果一不小心死在这里,就等于李渡城的故事投影在这个地方彻底断开了钥匙,永远也无法打开了。

    张扬花了3000单位宇宙法则,可不想就这么打水漂。

    抬头看了眼天上的太阳,依旧很刺眼很明亮很温暖,这让他略松了口气,不是怪异,因为怪异会封了天象。

    又看了眼远处的村庄,来时的景象,光线明亮,影像饱满,没有光线折射拉伸,这就不是鬼魅,因为鬼魅最善制造幻象异度空间。

    张扬最后又咬了咬舌尖,同时试着松绑灵魂,一切也都正常,说明对面不是惑弄人心,紊乱灵智的妖物,至此,他一颗心才缓缓放松,也猜到了对面是什么了。

    地缚灵而已,被束缚在一定区域内,所以可以瞬间移动,那么根据地缚灵的特点,其最大的弱点在于要找到它的尸骨——

    张扬抬头比划了一下太阳的高度,回想了一下方才这地缚灵出现的位置以及角度——我凑,头好疼,竟然计算不出。

    算球!

    刺啦,用柴刀在手掌上划了一下,再将三支木矛分别蘸上鲜血,他都顾不得包扎,扔了柴刀,擎着木矛就冲过去。

    “劳驾,可见过我的青山孩儿?”

    当张扬冲至二十米之内,那佝偻的身影突然问道,这是触发了地缚灵的进攻规则了。

    张扬完全不答,只是疯了一样的往前冲。

    “劳驾,可见过我的青山孩儿?”

    十米,那佝偻的身影忽然转过身来,那是一张苍老的面孔,灰败,晦气,空洞洞的眼眶,却好像有什么东西能直透灵魂。

    “禁锢!”

    张扬喊了一声,用的是简易魔语,那老妪地缚灵僵硬了一下,他就冲撞过去,可明明命中了那地缚灵的身体,却是如同一团空气,什么都没有。

    但那三支长矛上的鲜血却一下子变得恶臭无比。

    好像有一种寒意进入这木矛之中,朝着张扬身体里猛钻。

    “好强的怨气!”

    张扬不敢怠慢,死死抓着那三支木矛,头也不回的往前冲,大约又冲出几十米,前方霍然开朗,有一种从水里透出来的轻松感。

    这是出了地缚灵的规则地界了。

    张扬此时再一回头,看到的就是一棵歪脖子柳树,树已经枯死,就孤零零的立在荒原上。

    而在方才,他居然没有看到这棵歪脖子树。

    “玛德!”

    用力的吞了口吐沫,张扬眼中瞬间升腾起疯狂的杀意,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孱弱的,估计刚刚产生没多久的地缚灵,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他直接松绑灵魂限制,这一刻他的大脑高速运转,鲜血就像是一条条小蛇一样从眼睛,鼻孔,耳朵里流淌出来。

    大脑要宕机了。

    “构筑——第二闭路圆!”

    张扬拼尽全力,将一颗火球术完成,锁定那棵歪脖子树就投掷过去。

    然后,他连结果如何都没看到,就跪在地上,大脑一片空白,足足缓了十几秒,这才感应到这个世界的温度。

    “嘿嘿嘿!”

    张扬发出野兽一样的笑声,然后头晕眼花的爬起来,也不管那地缚灵是否死了,先把那小半只肥鹅狼吞虎咽的吃下去,这才小心翼翼的靠近那棵已经被烧成灰烬的歪脖子树。

    毫无疑问,这棵树就是束缚那个可怜老妪的根源,张扬可以用他资深猎魔人的身份来发誓。

    回头看了眼尚在十几里外的村寨,很安静,看来自己那颗火球的动静不大,应该只有拳头大小吧,但威力足够干掉一个地缚灵。

    蹲下身子,在灰烬中摸了片刻,张扬摸出来一颗灰白色的珠子,鹌鹑蛋大小,里面藏着一丝灰白之气。

    咧嘴一笑,张扬很满意,虽然地缚灵形成的原因诡异,但天地灵气却仍然是硬通货。

    估计有一个单位普通级的天地灵气,这很不错了,不枉他冒险一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