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作者:懒鸟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疯狂建村令最新章节!

    哪怕天上有五个太阳,夜晚该来的时候总会来。

    说实话张扬很好奇这是什么原理,白天变太阳,晚上变月亮,但是天地灵气是真的浓郁。

    所以原谅张扬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井底之蛙吧,他此刻真的很满足,假如那个鬼太后不是一直在院墙外打转转,并唱着迷人小曲的话。

    夜晚的村庄很安静,甚至都到了死寂的程度,听不见打呼噜,听不见床铺的吱呀声,连风丝都没有。

    “总感觉那位牛角村长在故意隐瞒一些事情啊!”

    张扬最终还是放弃了打坐修行,跳上墙,看到的就是那鬼太后正化作小妇人,趴在白天的那具尸体上吚吚呜呜,嘤嘤咛咛的叫,感觉就像是一只抓住老鼠正在像主人卖萌的猫。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夫人想必和我的感觉一样。”

    张扬开口了,这鬼太后显然是盯上他了,所以不如早些解决。

    “你应该早些离开,黑土原上的村子没一个善类。”

    那鬼太后突然抬头说了一句,下一秒不等张扬说什么,就提起那具尸体,猫一样的离开了。

    这真是一个让张扬意外的情况,一个女鬼在说一群人不是善类?很喜感啊。

    张扬想了想,就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五轮明月,如此月色,浪费可耻。

    仰天清啸一声,于此同时山河剑意爆发!

    在这一刻,月色,啸声,剑意三者好像铺开了一幅巨大画卷。

    当凡品剑器青影出鞘,就好像蘸满了浓墨重彩的画笔,一重山岳一重势,一重剑势一重山!

    漫天的剑芒消失不见,只剩巍峨群山,铺天盖地的压下来!

    如岳临渊!

    空气中数百道波纹以扇形震荡开去,带有一种普通人听不见的奇特嗡鸣声,直追数百米!

    在这个区域内的七八堵石墙无声无息的崩塌,化为齑粉。

    可这都不是张扬这剑的目标。

    “找死!”

    一声恼羞成怒的鬼啸,伴随着就是两只房屋那么大的漆黑鬼爪,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张扬临头抓下。

    作为一个萌新剑修,他没有任何办法阻挡,也阻挡不了。

    于是张扬口中响起一串奇异的音节,仿佛带着无穷魔力。

    “魔语:惑心!”

    一言出,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哪怕是相当于金丹期实力的鬼太后,也好像陷入了某种梦魇之中。

    甚至不止如此,整个死寂的村落在这魔语的刺激下都沸腾起来,好几种光芒不断亮起,这是护村阵法发动了,然后就是“咚咚咚”的鼓声。

    三阴鼓!

    黑牛村用来震慑鬼太后的奇异法器。

    “啊!”

    鼓声中,那鬼太后凄厉嚎叫着,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压制。

    那双鬼爪化作滚滚黑雾在拼命翻腾呼啸,好似要挣脱什么一样,并且真的要快挣脱了。

    看到这一幕,张扬冷笑,八十一道无形心剑全速冲出,斩在那鬼雾之上,这虽然不能重创鬼太后,但却可以阻扰它挣脱鼓声的控制!

    而且似乎心有灵犀一样,那鼓声忽然加剧!好似吐血也要把鼓擂响!

    “忘恩负义的人族虫子,你们是要造反不成!别忘了过去一千年是谁守护住你们的家园!”

    鬼雾中传来鬼太后气急败坏的声音,受它这一吼,鼓声竟是弱了两分。

    “快停下,我可以既往不咎,这个该死的外来者才是包藏祸心!我只要吃掉他的心!”

    “蠢货!”

    张扬冷哼一声,挥手间,山河剑意再爆,剑器青影光芒闪烁,一道九重山剑势顷刻成型,锁定那鬼雾再次斩出!

    这一剑,饶是那鬼太后实力极高,也顿时被重创,尤其张扬接着就又是八十一道无形心剑。

    这何止是很难受,是非常难受了!

    “王八蛋的外乡人,你是疯.狗啊,老娘招你惹你了?毫无理由就动手!你是不是有病!”

    鬼太后破口大骂起来,它真的很爆炸,太意外了,太出乎意料了,老娘不过才调侃一下立刻就翻脸不认人!

    但张扬根本不搭茬,九重山剑势一道接一道,无形心剑一刷二刷三四刷!

    就算那鬼太后是金丹级,也扛不住这样的磨,这真的会被磨死的!

    “牛角!牛犇!牛犊子!老娘月你们的祖宗,老娘守护你们千余年,如今就卸磨杀驴了?快把三阴鼓停下!”

    “停不了,村子里进了魔族!三阴鼓都好像疯魔了一样!”

    牛角慌乱的声音却是从地下响起,因为这村子本来就有两层。

    到了天黑,所有村民都去了地下二层,只把张扬留下,这用意就很明显了。

    “活了一千年,你该满足了。”

    张扬冷冽的声音忽然响起,随后八十一道魂剑斩出,本来就重伤的鬼太后再次受到重创,可它仍旧没死。

    于是张扬二话不说,转头又是一轮心剑,心剑轰完魂剑轰,一口气硬生生的把这鬼太后磨死了!

    “你特么的是疯.狗啊!”

    这是那鬼太后的临终遗言,它到死都想不通,张扬为什么二话不说就动手!毫无道理可言!

    “你到底在做什么?”

    牛角领着几十名村民终于冲出来,怒气中夹杂着惧意,还有就是疑惑。

    这人莫非真是疯狗?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个理由够不够?”

    “不够?那么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个理由呢?”

    “那可是金丹期的鬼,我并不能确定它什么时候会失控,所以与其等待它自己爆发,让我毫无还手能力的被宰掉,不如由我来布局先宰掉它,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什么鬼谬论!你是真的有病,有疯病,这是我们的村子,也是我们的护村鬼,你有什么资格杀了它!”

    牛角几乎被气疯了,若不是忌惮张扬展现出来的力量,他现在就想把他大卸八块!

    张扬就嘿嘿的笑,目光玩味,“好吧,还有第三个理由,那个女鬼有一点没说错,你们都不是善类,可我又不是守序正义阵营,没兴趣杀你们证道,所以我就先杀了你们在这个世界里最强的依靠,然后你们就会乖乖的与我合作。”

    “不是吗?不眠之夜就要到来,你们再也找不到像我这样热心,善良,友爱,最重要的是实力强大的合伙人了。”

    “嗯,明天天亮之前,我要看到你们的诚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