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神奇的木匠

作者:懒鸟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疯狂建村令最新章节!

    “咻咻咻!”

    剧烈的破空声中,19支木矛同时投掷而出,只用了0.5秒就飞越百多米的距离,最终乱七八糟的扎在地面上,没有一支命中草人做成的靶子上,哪怕最靠近靶子的木矛也偏离两米多,最远的已经是在十几米之外。

    “不错,非常好,继续训练!”

    吴远大声鼓励着,而在那十九名士兵身后,足足摆放着上千支已经削好的木矛。

    这已经是第二天了。

    昨天除了几个不开眼的小妖怪,还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建村仍然在继续,张扬和那十九名士兵就好像化身木匠,每个人都切削了五十多支木矛。

    还别说,吴远的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方法真不错。

    至少现在那些士兵每个人都能轻而易举的切削好一根合格的木矛。

    到了今天,吴远才安排那十二名精锐刀盾兵,七名精锐枪兵进行木矛投掷,但这不包括张扬。

    对此吴远的说辞是,“村长大人,他们要立刻进行投掷训练,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在战场上与敌人拼死一搏,而在彼时,他们所有人也许从战斗开始到他们战死,就只来得及投掷出一轮木矛,所以我现在训练他们的就是同步投掷,以密集的木矛来尽可能的杀伤敌人。”

    “可是村长大人您不同,我们会誓死保卫您的安全,而您在战场上的作用,也不是用来投掷几根木矛的,我理解您的想法,但请您务必明白,如果您想掌握更强的投掷技巧,没有比亲自切削木矛更合适的了。”

    “因为,用眼睛去瞄准敌人的投掷顶多算三流,用手感去瞄准敌人的投掷顶多算二流,用心去瞄准敌人的投掷才算一流。”

    吴远的话有些玄乎,不过张扬还是决定按他说的去做。

    就这样,他就彻底化身为木匠,将一捆捆的原木棍不断切削成木矛,从白天,到夜晚,切削不停,能不能用心去感应到木矛他不知道,不过张扬觉得他都快刀法大成了。

    没错,在他的那个简单的属性里,赫然多出来一条。

    初级刀术:15(熟练度)

    “好吧,我算是知道这世界上最神秘的职业是什么了,不是魔法师,而是木匠。”

    张扬哈哈大笑,这种阴差阳错,有意栽花,无心插柳的状况真是让人喜感。

    “算算时间,到此刻为止,已经40多个小时了,还有60多个小时建村过程将正式结束,不过我总觉得那鹿妖会在这之前出现,并且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呢。”

    看着黑沉沉的夜色,张扬活动着只是稍稍麻木疲倦的手臂,然后就坐下来继续切削木矛。

    得益于他现在的身体强度,哪怕忙碌了一整天,他也没觉得多疲惫,反而在这种不断的切削过程中,他的灵魂会觉得格外的放松——好吧,说实话,拥有B-强度的灵魂,张扬现在不管做什么都是格外的放松,因为根本就不会疲倦,就好像连续打游戏三天三夜脑子也照样清亮亮一样。

    可他又没办法向吴远说,毕竟他身为村长大人就不要面子的吗?

    于是他就偷偷的换了种方法,他试着对着木矛释放禁锢法术,木矛不是活物,当然不会被禁锢,可是当禁锢法术释放失败后,张扬分明就察觉到,有那么一瞬间,木矛好像活了过来。

    “所以,因为我释放禁锢法术失败,转变成精神冲击,让这木矛上发生了进化?不对,应该是我的精神力量残留在上面,然后被我捕捉到,所以才会有活了过来的错觉。”

    张扬心中快速分析着,然后脑海中也同时浮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那就是,他能不能把禁锢法术给附着在木矛上,用游戏术语来讲,就是附魔。

    这个大胆的想法迅速燃烧起张扬的动力,他开始一遍又一遍的对木矛释放禁锢法术,但结果很糟糕。

    一支已经切削好的木矛,只能承受三次禁锢法术失败后的精神冲击,然后就哗的一下,全都变成齑粉。

    这种失败一度让张扬差点想放弃,直到他从吴远那里要来一支他自己切削的木矛。

    这支看起来没什么不同的木矛竟是连续承受了十二次禁锢法术还没有碎掉,直到张扬又释放了一道禁锢法术后,奇迹终于发生了。

    那支木矛就好像发生了质的变化,真的活过来一样,但具体又说不明白。

    不过张扬不用明白,因为几条信息已经同步在他眼中映射出来。

    “你获得一件初级法器,禁锢之矛(察看属性)。”

    “禁锢之矛,灰色品质,耐久1/1,命中目标后,会令目标陷入1~3秒的禁锢状态。”

    ——

    “哇哈哈哈!我成功啦!”

    张扬手舞足蹈的跳起来,他真的成功了,他居然制作出了一件初级法器,我个日月星辰啊,看来他不止有成为魔法师的潜力,还有成为修仙者的潜力。

    呃,等等,天已经亮了?

    狂喜过后,张扬才愕然发现,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折腾了一夜,而不远处的士兵们都在极其惊愕的看着他。

    “村长大人,您莫非领悟了怎样用心去投掷木矛的技巧?”

    枪兵队长吴远此时就吃惊的问,同时疑惑不已,不应该啊,要想达到这一步,没有个十几年的训练怎么可能。

    “你说啥?什么用心不用心的,听好了,老子成功附魔了一支木矛,从此刻起,它就是附魔装备,错,修仙法器,懂吗?我可是修仙者!”

    张扬口水四溅的喊着,形象都不顾了,状若疯狂,因为他实在是太开心了,没有人比他更明白这样一件初级法器的意义,这等于他瞎猫碰死耗子一样的撞开了一扇神秘的大门,同时再也不用担心那鹿妖的进攻了。

    眼看着吴远还是一脸疑惑,张扬就嘿嘿怪笑一声,不怀好意地道:

    “所以,吴远,要不要来感受一下我这木矛给你带来的敬畏?”

    话音未落,张扬就将木矛作势对准吴远,顿时吓得这家伙连退几步,因为吴远是真的感受到了危险,虽然不是致命危险。

    “这——这样也行?”

    吴远很诧异,他前天让张扬感受到的‘敬畏’,是以他自身超强的力量,超强的杀气凝聚在木矛上,才把张扬吓得屁滚尿流。

    但现在,吴远很清楚,张扬的投掷技巧几乎为零,但那种令人‘敬畏’的力量却是源自于木矛本身,不,不对,不是这么简单的,是那木矛内部的力量与村长大人形成了某种平衡,就是这种平衡才是让他感到危险的源头。

    甚至,吴远都觉得,那木矛在张扬手中随时可以像飞鸟一样飞起来。

    这和他之前传授的木矛投掷技巧完全是两种概念。

    “果然,这就是传说中的道不同不相为谋吗?”

    吴远自己咕哝一下,决定今后再也不指导这位村长大人的投掷技巧了,这根本就是南辕北辙好不好。

    “来,吴远,这根禁锢木矛就送你了,这上面附着的禁锢法术只能使用一次,但配上你那神出鬼没的投掷能力,绝对会让我们的敌人大吃一惊的,嗯,顺便说一下,只要敌人被这禁锢木矛命中,就会陷入一秒到三秒的被禁锢状态。”

    “还有,你挑出几个投掷能力最好的士兵,我要给他们统统装备禁锢木矛,可惜了,如果我掌握的是爆裂法术该有多好啊。”

    “对了,从现在开始,你要专门为我切削木矛,要品质最好的,先给我削个百八十支吧。”

    “我得先去睡一觉,有事再叫我。”

    张扬一口气说完,然后风风火火的离去,只留下凌乱的吴远。

    “唉,村长大人,我是说——”

    吴远就叹了口气,他本想说,根据他自己的直觉,这法器在他手中能发挥的威力或许并没有在张扬手中更大,毕竟,这已经不算是常规武器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