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生死之间的敬畏

作者:懒鸟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疯狂建村令最新章节!

    一夜很快过去。

    很意外,昨天夜里只有五个不长眼的小妖怪一头撞上来,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动静。

    张扬想象中那种恐怖可怕煎熬的夜晚完全没出现。

    不过这也应该是正常的,一个区域内不可能存在太多的妖怪,何况他已经连续干掉了这个区域中的三个boss。

    这样想着,张扬也就取出二十单位的妖怪肉,让士兵们架起火堆,开始准备今天的早餐。

    当空气中开始弥漫着烤肉的香气的时候,他就见到枪兵队长吴远领着一个巡逻小队返回来,每个人身上都背负着一大捆木头。

    开始张扬还以为是吴远他们收集的木柴,但随即他就发现,这些所谓的木柴都相当规整,长约两米,手臂粗细,两端均匀,质地细腻结实,这显然是精挑细选回来的。

    “村长大人!”

    来到张扬面前,吴远他们就卸下木柴,整齐划一的向他行礼,那种下对上的敬畏简直是刻在骨子里一样,如果他之前的猜测正确,这些士兵之前都是被封印束缚在建村令之中,那么一定有什么缘故让他们不敢反抗建村令持有者的任何命令。

    当然张扬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表面上仍旧是很亲切的样子,甚至还上前拍拍吴远肩头上的露水。

    “昨夜辛苦你们了,快来吃早饭吧,嗯,这是要做什么?”

    “村长大人,这是我今天凌晨抽空带人砍回来的,我准备把它们全部切削成木矛,就是那种可以投掷的木矛,昨天大人您的话提醒了我,我们的士兵面对那些可怕的妖怪,攻击手段还是太单薄了一些,如果他们都掌握了投掷木矛的技巧,这无疑会让我们更容易绞杀那些妖怪。”

    吴远大声道,神情很认真。

    张扬就仔细的看着他,然后哈哈大笑,“好,就这么办!需要我再招募出一个工匠吗?”

    “村长大人,不用的,我一贯认为,一个好的士兵,首先第一要务就是熟悉自己的武器,如果连自己性命相依的武器都不是亲手打造出来,那又有什么资格在战场活下来,死了也是活该。”

    “咦,这句话好有道理,没错,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张扬这个时候真是越发欣赏吴远了,好像这家伙天生就是英雄模板一样,那么,开启英雄试炼吗?

    不,还是再等等吧。

    接下来就是一顿愉快的早餐。

    吃饱喝足之后,枪兵队长吴远也就正式开始教授士兵们投掷的技巧,6个精锐弓手不需要训练,他们就负责日常的警戒。

    12个精锐刀盾兵,7个精锐枪兵,还有张扬也一块儿加入这个训练中,嗯,虽然张扬自诩是魔法师,但在生存面前,什么都是浮云,只要能活下去,别说学木矛投掷了,就算是去学偷鸡摸狗,偷香窃玉他也毫不犹豫。

    不过,吴远的训练还真是别出心裁,20个训练者,每人发放10根粗糙的原木棍,再加上一把长刀,就开始自己切削,什么时候认为削好木矛了,什么时候停止。

    虽然心中疑惑,张扬还是相当认真,学习嘛,当然就得有一个学习的态度,什么都不懂呢就知其然不知所以然的一顿嚷嚷,那很掉价的。

    而这一开始切削,张扬没觉得有多简单,也没有觉得有多难,毕竟从小到大他除了不是学霸这个遗憾外,他的动手与破坏能力就是非常强的,毕竟有一个机械工程师的老爸那不是开玩笑。

    刷刷刷,没多久,张扬就切削好了第一根木矛,他自己感觉还不错,或者是与B-级强度的灵魂,E-的力量有关,他拿着长刀的手非常稳定,所以削出来的木矛也非常漂亮,那叫一个光滑可鉴。

    只是当吴远走过来之后,神情就变得很古怪,

    “村长大人,请恕我直言,虽然您切削的很认真,但我认为您缺少对这件事的敬畏,如果您还想继续学习木矛投掷的话,我想斗胆,让您体会一下什么叫做敬畏。”

    “敬畏?”

    张扬有点疑惑,他自认为很认真啊,而且他真的是聚精会神,连一丝杂念都没有,瞧瞧,其他士兵连第一根木矛都没有削出来呢,而且都是丑八怪。

    “我不太明白,你能说的更清楚一点吗?”

    “村长大人,很抱歉,我也无法说明,但我的确就是觉得,您对这件事不够敬畏,还请大人恕罪。”吴远好像也很苦恼,似乎某些记忆出了断片。

    这于是让张扬更加确定自己之前的猜测了。

    “好吧,那你就用你能表达的方式,让我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敬畏。”张扬哈哈一笑,不以为意。

    “多谢大人理解,请您小心。”

    吴远躬身一礼,就随手拿过张扬刚刚切削出来的木矛,直接向后退出100米左右,这才做出一个准备投掷的动作。

    说实话直到这一刻,张扬也没太在意,他以为吴远是在言传身教呢。

    但下一秒,当吴远的身体扭曲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角度,把木矛投掷的方向对准张扬之后,一切都不同了。

    就好像有一种大恐怖瞬间降临,张扬感觉他浑身的汗毛都倒竖起来,心脏因为跳动太快而停滞,外界的一切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给硬生生切断。

    死亡,这两个字真真切切的出现在张扬的灵魂里,他感觉自己被放在烧红的砧板上,被放在冰天雪地里,被投入无尽的黑狱深渊。

    他甚至想施展禁锢法术都做不到,逃避更不可能,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吴远从一百米外将那根木矛投掷过来。

    “嗡!”

    这一次投掷的木矛都没有突破音速,只是准确的穿过张扬的两腿之间,扎在地面上,兀自颤动,他没有受到半点伤害,但他却好像真的走了一圈地狱,魂儿都被吓飞了,大脑空白,浑身哆嗦着,差一点就尿了裤子!

    足足几秒后,张扬才一屁股坐下来,感觉浑身都虚脱了,可是他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或者恼羞成怒,或者很丢人,因为他终于知道了吴远所说的,他欠缺敬畏是什么意思了。

    很简单,他欠缺的就是面对死亡的敬畏。

    他从来都没有直面过死亡,至少,不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完全无助的面对死亡。

    哪怕他之前击杀第一只红鹰的时候,也是借助了一级防护,或许他可以狡辩自己很勇敢,但那仍然远远不够。

    至少那个时候他并没有多少直面死亡的大恐怖。

    “大人,请您治罪!”

    吴远走过来,单膝跪下请罪。

    “没——没事,我懂了,你——你做的很好。”张扬话都说不利索了,但他真的是懂了,让吴远站起来,他就默默的去切削第二根木矛,这一回,他还是他,刀还是同样的刀,木棍也是一样的原木棍,唯独态度不同了。

    之前他切削木矛,虽然也是全神贯注,聚精会神,但却是把这件事当成了生活中的一种游戏,一件工作,至多不过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艺术品。

    所以吴远说他欠缺敬畏是正确的。

    他是村长,他有二级防护,他有禁锢法术,他有士兵替他出生入死,就算曾经害怕恐惧担忧,也都是间接的,他根本不曾直面生死间的大恐怖。

    可现在,他手中的原木棍,不再是原木棍,而是他的生命,他在战场上,他在生死之间唯一可以依赖的挚友,武器,乃至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这种切削,训练的其实不仅仅是技术,不仅仅是态度,还是一种对意志,对灵魂,对本心的拷问。

    你,是否已经做好直面生死的准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